中国暂停部分澳牛肉进口 澳贸易部长否认中方-报复–疫情-新冠肺炎

中国暂停部分澳牛肉进口 澳贸易部长否认中方”报复”|疫情|新冠肺炎
原标题:中国暂停部分澳牛肉进口外交部:个别澳企违反检验检疫要求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木子西 于文] “中国禁止4家澳大利亚企业对华牛肉出口”的消息12日引发舆论关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中国海关在对进口肉类产品进行查验时,连续发现澳大利亚个别企业多批次输华牛肉产品存在违反双方主管部门共同确定的检验检疫要求的情况。为保障中国消费者健康和安全,中方决定即日起,暂停接受4家澳大利亚企业肉类产品的进口申报,并已通报澳方主管部门,要求澳方全面彻底调查原因并作出整改。尽管许多媒体极力将此事与澳大利亚政府要求对新冠病毒源头进行“独立调查”联系起来,但澳贸易部长伯明翰12日否认这是中国对澳大利亚做出的“报复”。 路透社12日引述澳大利亚肉类工业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哈钦森的话说,涉事4家公司约占澳大利亚对中国牛肉出口的20%。澳贸易部长伯明翰12日称,中方的禁令是基于“高度技术问题”,其中一些问题可以追溯到一年多以前。澳方正在与该行业进行讨论,以制定全面的应对措施。《悉尼先驱晨报》称,近年来,澳大利亚的牛肉出口增长迅速,这主要是基于中国的需求。去年,中国对澳牛肉的进口额达到28.7亿澳元,是2018年的两倍。澳大利亚肉类和畜牧业的数据显示,去年对华出口占澳大利亚牛肉出口总额的24%。 澳大利亚通讯社12日的报道称,澳大利亚肉类工业委员会将中方的禁令归咎于“标签问题”。哈钦森称:“虽然不理想,但我们以前已经处理过类似性质的问题,并正在与联邦政府紧密合作。”路透社称,2017年,有6家澳大利亚企业肉类产品因“标签问题”被中方禁止出口,数月后恢复。伯明翰12日称,肉类产品出口行业对澳大利亚关系重大,“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与这些企业有关。更多的农民向它们出售肉牛,这对澳大利亚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 “先是大麦,现在是牛肉”,路透社12日引述澳外汇交易公司AxiCorp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斯蒂芬·因内斯的话说,澳大利亚因关税问题受到压力。澳大利亚多家谷物出口商10日发表声明,称得到消息,中国将在10天之内宣布对澳大利亚出口的大麦征收高达80%的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报道称,澳大利亚2019年是中国的第三大牛肉供应国,仅次于巴西和阿根廷。尽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中国消费者远离餐馆,但中国的牛肉进口在2020年第一季度激增。路透社称,一家中国国有贸易公司人士表示,中国禁止进口部分澳牛肉“对中方的影响很小,还有许多其他国家向中国出口。没有无法替代的(澳大利亚)产品。”“牛肉太多,价格疲软。”报道同时指出,根据中国与美国政府达成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国已承诺增加购买包括牛肉在内的美国农产品。“如果澳大利亚大麦对中国的出口受到高额关税的打击,美国玉米和高粱种植者也将从中受益。大麦和玉米、高粱一样,在中国经常被用作动物饲料。” “在总理莫里森开始推动对新冠病毒起源的全球调查之后,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外交关系迅速恶化。”澳通社12日称,伯明翰当天坚持澳方推动“独立国际审议”的立场,同时称“这与澳大利亚牛肉、大麦或其他产品的出口毫无关系”。 但更多的媒体将两者联系起来。在中国外交部12日的记者会上,澳媒记者追问发言人,中国驻澳大使此前曾提到中国民众对澳大利亚正推动对疫情源头的“独立国际审议”表达不满,可能不愿购买澳牛肉。“这与限制澳牛肉进口是否相关?”赵立坚表示,中国大使的有关表态是对澳方近来的一些错误言行引起中国人民不满的担忧,也是对两国关系可能受到影响的担忧。至于澳方推动所谓疫情“独立国际审议”,全世界都清楚,病毒来源和传播问题需要由医学专业人士进行科学研判,利用疫情搞政治操弄只会干扰国际疫情防控合作,也不得人心。 《悉尼先驱晨报》12日引述西澳大学美亚研究中心主任杰弗里·威尔逊的话称,过去一周澳中贸易紧张局势急速加剧,“明年我们的大麦可能无法出口,这是一次非同寻常的升级,远远超出了中国大使的表态”。《华盛顿邮报》称,中方的举动凸显了其“将经济实力用作政治杠杆的意愿”,澳大利亚政治分析家普遍认为,中国对澳产品的限制措施与中国大使几周前的“警告”有直接联系,尽管堪培拉对这一问题持模棱两可的态度。杰弗里·威尔逊对该报称,澳大利亚和中国“都为彼此留下了出口匝道,他们将通过讨论解决问题。”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12日称,澳贸易部长伯明翰正在就牛肉禁运令寻求与中方搭档的紧急对话,“因为澳农民担心,中方拟议的大麦关税可能会扩大到澳葡萄酒或海产品”。